于禁被孫權移送回魏國後……

魏五子良將中,于禁一向給人的印象是軍紀嚴明、大公無私、以德服人的大將。可惜在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,關羽攻樊城時,曹操遣于禁救援曹仁,時逢雨季,正下著十年難得一見的大雨,以致漢水暴漲,于禁大軍被水淹沒。

這裡說個題外話,如果大家有看《火鳳》赤壁之役,定會記起闞澤說過:「十一年前,剛好一個循環,一個久違了的東風。 」換言之諸葛亮在荊多年,早已算到十一年一遇的大雨將會在荊州發生,所以成竹在胸,更拋下豪言:「就算沒有公瑾,我 也一樣可以大破曹操。」而赤壁之戰正發生在208年,208年再過十一年,就是219年,即水淹七軍的年份,精準非常,歷史沒 有提到赤壁之戰會有一場大雨,一切都只是發生在《火鳳》故事中。而為何是十一年一個循環?我沒有去求證作者,因為他每次的答案都是同一個,我是亂畫一通的……

亂畫一通?歡迎再次踏進陳某的思考領域,我們將219年再推後十一年,就是230年,即曹真大軍伐蜀,最終因大雨而要退兵的年份。先不論208年的赤壁是否有大雨這個真確性,219年及230年的大雨早已記在史書上,看到這裡,大家是否覺得陳某很恐怖?他的伏線可能已經寫到30年後了……而小編就是每天跟一個這樣恐怖的人在同一公司工作,都不知道抱什麼心情……

說回219年,大水淹至,于禁兵馬登至高地,被關羽乘船攻打,最終于禁被迫率眾向關羽投降。這一戰令他敗得難看,而更難看的是他選擇了投降。而同為曹將的龐德,卻選擇寧死不降,拼命戰至最後,最終被如日中天的關羽處斬,于禁被關羽關押在荊州江陵。後來關羽被呂蒙打敗,敗走麥城,孫權擒獲關羽,決定處斬關羽父子,從此結下與劉備的仇恨,加上殺死張飛的兩名兇徒逃入江東,接受孫權庇護,更直接導致往後的夷陵之戰發生。

而這個時候,于禁在江陵被孫權釋放,可能魏與吳當時沒有引渡條例,所以于禁暫留吳地居住,期間更遭孫權部下虞翻多翻侮辱。不久曹操病逝,曹丕即位,孫權稱臣,黃初二年(221年)秋八月,孫權遣于禁回魏,(這時引渡條例或許已經通過)屬下虞翻主張殺死沒能貫徹忠義的人,不過孫權沒有採納。

于禁回魏之後,繼續遭受其他人的嘲笑,當時他的頭髮都已雪白,臉又消瘦憔悴,曹丕表面上對于禁表示安慰,任命他為安遠將軍,又賜他曹操用過的赤紱和遠遊冠,而後曹丕讓于禁先拜謁曹操陵墓,于禁去到高陵,見到的卻是曹丕預先命人畫好 的關羽戰龐德,龐德寧死不屈,自己卻屈膝乞降之狀的壁畫後,終於羞憤病逝,兒子于圭嗣爵益壽亭侯。(這算不算是歷史上首宗以畫殺人案?)

諡號是厲侯,厲字帶有災禍的意味。《資治通鑑》司馬光認為曹丕既有理由殺他,又有理由治其罪,卻偏偏選擇用畫像侮辱他,批評曹丕此舉不是一個君主應當的行為。

曹丕討厭于禁是理所當然的,身為魏國大將,臨危降敵,相信就算曹操在生也會感到憤怒。如果當時有報紙,頭版一定是:「關羽威震華夏,水淹七軍,令曹操臨老失禁。」這口烏氣,叫曹丕如何嚥得下?如果于禁沒有被引渡回魏,繼續留在吳地
,他的結局又會否不一樣?這就不得而知了……

輔仁媒體:

http://www.vjmedia.com.hk/articles/2018/03/28/178424

俊駐點Blog:

http://chunstation1221.blogspot.com/2019/06/blog-post_20.html